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晨曦小说网 > 仙侠玄幻 > 忘川生死录 > 16.丧葬之乱

忘川生死录 16.丧葬之乱

作者:七月不见月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19-12-02 04:04:57 来源:笔趣阁info

郁离安惊坐起,手撑在床头,粗喘着气。

卧房外风雨凄凄,格子窗不知被什么东西拍打得“啪 啪”直响。

她怔愣了许久,坐正。

脑子里满是昭宁的影子。

胆小怯弱的昭宁,笑意盈盈的昭宁,嚣张跋扈的昭宁……最终,安安静静的昭宁躺在了太和殿的台阶下,睁着眼看着漫天飞舞的雪。

郁离安抬起右手,这只手没拉住昭宁……她鼻子酸了酸,掉下了眼泪。

她可以哭了。

她终于可以哭了……

窗外的风更大了,似乎想要将窗户给吹开,吹得窗户“吱呀”响了响。

郁离安抹了抹眼泪,可是眼泪却像是永远也流不完一样,越抹越多。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深吸了一口气,渐渐平复下来。

她想去看看昭宁,不能再哭了。

她又深吸了一口气,把最后一声哽咽吞下,正欲掀开被子下床。抬头,却看到雕画着四君子的屏风外,沈岚一袭广袖青衣,三千青丝用一支青玉簪高高束起,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清远宁静。他端着个火盆,正静静地透过屏风看着她,一言不发,仿佛和空气融为一体,也不知进来了多久,。

郁离安停下了的动作,怔愣地看着他。

脑子里突然涌现出一幅幅画面。

“你捏的这是什么?”

“这是先生,这是我。”失了魂的郁离安捏着泥娃娃,沾着泥的脸上一本正经,手指着刚捏好的两个泥人指给沈岚看。

“先生,给你吃……”

“……这么挑食啊!”沈岚看着碗里冒尖的菜挑了挑眉。

她默默将又要夹到他碗里的牛肉放到了自己的碗里。

“你这么深情地盯着人家姑娘作甚?要不要先生替你求亲?。”

“先生……”她抬头一脸委屈的看着他,正好撞进了他含笑的眼眸里,那眼里像是有着一池星月。

……

这些画面都是之前丢了识魂的郁离安的。

与她无关。

郁离安一把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屏风外。

她在沈岚面前站定,用笃定的语气说:“你去找昭宁了。”

沈岚看了看她,一双浓黑的眸子里无波无澜,不语,又沉默着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火盆,脸上迎面而来一阵热气,还有些呛鼻。

他抿着唇,抓着火盆边缘的手紧了紧。

这样的炭火放在屋子里是不太合适的,但驿馆只有这种。

郁离安的声音发冷:“谁让你去找她的!”

沈岚仍旧沉默。

“你知不知道这会害了她!沈岚!你知不知道!”

“知道……”

“知道?……那,你知不知道,昭宁死了……她死了……她才十六岁……你知不知道,她死了……”郁离安略红肿的眼里又浮出了水色,像暮霭中的山林突然间弥漫了一场大雾。

沈岚顿时手足无措,像是在雾林里迷了路,他抬头后又慌乱的低下了头,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郁离安伸手抚上眼,五指间一片湿润。她想起了那年三月里阳光正好,昭宁颤抖着手,在宣纸上写下了一行歪歪扭扭第一眼仿若鬼画符的字;想起了那个阳光灼灼的夏日,昭宁一脸愤怒却又手足无措的样子;想起了昭宁说要约自己煮酒赏梅时双靥上两个深深的酒窝。

……想起了那个一口叫着一个“阿离姐姐”的昭宁死了,死在了飘着雪的初春里。

她看到她没合上的眼底映着寒凉初春的雪。

她才十六岁……

而真正害了她的人,明明是自己……

郁离安心里茫然,她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埋怨沈岚?

她凭什么?!

火盆里突然响起一阵轻微的“哔剥”声,沈岚仍旧沉默着,深深的眸色敛了山水,眼中倒映出郁离安戚茫的身影。

她低着头,双手成拳十指紧紧攥着,冷丽的眉眼似是染上了晚秋的雨雾,凄冷失意。明明是在哭,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沈岚喉咙里仿佛是吞了千金一样,梗着什么都说不出来,心里也沉闷得令人发慌。他将火盆轻轻放在脚边边,垂下眼帘,低低的看着她,清清淡淡的声音响起:“天有些冷,别凉着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还能说些什么?昭宁的死确实是他的责任,他能说什么呢?

他突然有些迷茫,做了这么多,最后能得到什么?

到头来还让靖和恨了自己。

窗外风声停了下来,房里突然间安静得可怕。

沈岚还想跟郁离安说说话,随便说点什么都行,这么安静着实在是让人感觉很压抑。头一次觉得安静也不是什么好事,感觉像是缺了什么,手里空空荡荡的……哦,原来是他是忘了带书了,有一本书就好了。

“我想去看看昭宁。”

郁离安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沈岚浑身一震,刚要说“好”,又听见她说,“出殡的那天去看看就行了。”

沈岚愣了愣,道:“你如果想再看看公主,我可以……”

“不用。”郁离安冷冷地打断。

他后面那句“带你去看她”还压在舌尖……

沈岚有些恍惚。郁离安不再说什么,转身,与他错身而过。掩在宽大袖袍下的手始终没有勇气去拉住她。

沈岚抿唇,抬头,忽然发现两三步外的郁离安背对着他停了下来,手扶着额头。

郁离安此时头昏的厉害,身形不禁开始摇晃起来。眼前渐渐黑了下去,她苍白的脸更加没了血色。头重脚轻的感觉挥之不去,郁离安踉跄着脚步,伸手想扶住什么东西稳住身体,却直直向前倾去。

沈岚眼疾手快上前去一把搂住她,她撞进了他怀里,后脑勺磕在他的下巴上。

沈岚微怔,脸微微一偏,与她四目相对,鼻息相触。

鼻尖隐隐绕着一股冷梅香。

郁离安靠在他怀里,头枕在他肩上睁大了双眼,呼吸一滞。

他的手还环在她的腰腹处。

她回过神来,猛地推开了他。

沈岚一个趔趄,堪堪站稳后看着她,眸色深沉,垂下了眼帘,看上去居然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他站了许久,最后还是对她道:“靖和,你回来了,我很高兴。但是,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他顿了顿,那句“不想看到你难过”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没资格说。

郁离安一言不发的转身看着那副四君子的屏风,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

一月后便是昭宁出殡的日子。

这一天天空难得晴朗了,湛蓝湛蓝的,阳光也是暖洋洋的。春风拂起刚抽了新芽的柳条,远处几只新燕躲进了不知谁家的房檐里。

唢呐奏响了哀乐,乐声之哀如九曲回肠。京城街道尽头出现如雪般弥漫的白色纸钱,被风吹得漫天飘舞。一副金丝楠木棺材也缓缓出现在纸钱中。那棺上结着一朵白花球,花球下是一个大大的“奠”字,与哀婉的唢呐声相应。

等到棺木完全出现在人们眼里时人们才发现,满天弥漫的白色纸钱里,金丝楠木棺上,十来只白鹤正绕棺而舞,像是为棺内的人跳一曲轮回舞曲。等棺材再抬近一些,人们才看清那些白鹤竟都是纸糊的,但却每一只都栩栩如生。

街道两边跪满了身着素服的百姓。金丝楠木棺材由一百二十八个御林军抬着,棺后跟着数千官兵。

此次昭宁出殡是由政宣帝亲自送葬。

政宣帝骑马走在前头,两边跟着随行侍卫,身后跟着穿着素服的文武百官,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盏白纸灯,这是大陌丧葬习俗,白纸灯为引死者轮回的往生灯。

政宣帝也穿着素服,提着一盏往生灯。他回头看了看棺木,一双平静的眸子里飞舞着满天的纸钱和绕棺的白鹤。

昭宁的出葬规格已超过了皇后规格。

由于大陌与纪临联姻,沈岚作为纪临皇子,也跟在政宣帝身后送葬。

郁离安则隐在人群中。

人群里传来细微的声音:

“昭宁公主的葬礼可真是盛大啊!听说光是大祭就用了七天!”

“可不是嘛,毕竟是皇上最宠爱的小公主。”

“听说她才十六岁,皇上给她建的公主府都还没建好一半呢!”

“谁说不是呢,都建了两年多了,后来因为雪灾停工了……”

“唉,今年这大陌啊真是……”

郁离安死死咬着下唇,目送着那副里面睡着昭宁的金丝楠木棺材被送往皇陵的方向。

一支红尾羽箭划破虚空朝着郁离安的方向从茶楼里射出,郁离安条件反射般的伸手,将离自己额头处不到一寸的羽箭握住,目光一凛,反手扔回了茶楼。茶楼里传来一声尖叫,一刺客从朽坏的窗户里掉了出来,额上正插着那支红尾羽箭。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惊叫声。郁离安起身看向周围,百姓慌乱的四处奔逃,惊叫声中夹杂着孩童的啼哭。

不远处护棺的御林军做出了防守的动作,前头的官员大喝一声:

“保护皇上!”

沈岚拧起了眉头,遥遥看向郁离安,郁离安也正看着他,两人心里均感不妙。

果不其然,嘈乱的人群中突然传来震天的声音:“保护郡主,诛杀昏君!”

嘈杂的人群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只有些窃窃私语声:

“什么郡主?”

“听着好像是靖和郡主……”

“靖和郡主没事?不是说淮安王府被抄家了吗?”

“嘘!小点儿声……”

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现在郁离安四周,看似在保护她,其实却是将她团团围住了。

郁离安扫视了黑衣人一圈,拧起了眉头。

政宣帝看着手里的往生灯,回头看了看,抬起右手示意御林军将郁离安拿下。

御林军手持横刀逼近黑衣人,黑衣人互相使了使眼色,分出一小队人围住郁离安,另一队人则与御林军缠斗。

郁离安看着围在身边的八人,挑了挑眉。

那八人心里均是一跳。

果然,只见郁离安一个反身肘击将离身边最近的一人撂倒在地,顺势夺了刀取了他的性命。

其余七人互相看了看,点点头,迅速向郁离安靠拢,挥刀劈下。

郁离安偏了偏头躲开向自己袭来的刀,反手将刀刃送进了身后袭击者的心脏。又将那人的尸体反身挡在了自己身前,另一个偷袭的黑衣人一刀将那本就穿了心的尸体的头给劈成了两半。

郁离安一脚将尸体踢出去,另一黑衣人也跟着被踢了出去。

郁离安手起刀落,将剩下的人解决完,迅速甩开了其余黑衣人。

沈岚松了口气,紧攥的双手缓缓放开,鲜血顺着掌纹流了下来。

政宣帝骑在马上抚了抚手里的灯,身前身后的官员及御林军全都跪了下来。

“别伤了她,否则,提头来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