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晨曦小说网 > 其他 > 流浪之城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图穷匕首见

流浪之城 第三百六十八章 图穷匕首见

作者:天府酒客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12-05 06:19:44 来源:biqugexs.com

对赤蝠的说辞,骆有成装作诚惶诚恐:“我要感谢赤蝠大人不杀之恩。”

“还是叫我常院长吧,我已经习惯了这个身份。”赤蝠说,“至于说不杀之恩,扯淡!我活了几千年,手上还没沾过血。”

尊重本人意愿,这里还是把赤蝠叫做常院长。常院长杀没杀过人,骆有成不知道。但常院长如果想杀人,的确不需要沾血。往别人脑子里一钻,直接鸠占鹊巢。当然,常院长认为这不是杀人,而是灵肉交融,是一种恩赐。

用常院长的话说,这具身体交给原主人,就是浪费。一个律师,在末世能做什么?常院长当初遇到原主人时,那家伙正在拾荒。但常院长,让这具身体发挥了最大的价值。

常院长又说了,他善待了身体的原主人,没有用他的灵魂做研究。原主人的灵魂现在在沉睡中。常院长很大方地说:

“等我不需要这具身体了,我可以还给他嘛,他就当睡了一觉。”

睡一觉,就从中年人变成老头,这事谁遇到了都得疯。但我们的常院长却说得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骆有成说:“你有了隗逄凌,但并没有把身体还给常友林。”

“还有些事情需要这具身体去处理,他迟早会拿回他的身体。”常院长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手一挥,说道,“来讨论一下我们的合作。”

常院长的提议正合骆有成的心思,他现在只想带着衡思梁和江杰林的灵魂走人。一个玩弄意识数千年、能横渡虚空且可分身无数的老妖怪,不是现在的他能对付的。他说:

“我对势力发动战争,让你得到大量的灵魂,我除了带走衡思梁和江杰林,还能得到什么呢?”

常院长说:“我可以把我的成果和你共享。”

“那能不能展示一下你的成果呢?”

“当然可以。”常院长手指敲了敲会议桌。

会议桌面上出现了一排长方体,每一个长方体内都封存了一个放大版的神经元细胞,有细胞体,有轴突,有突触,有神经末梢。每一个长方体内封装的神经元颜色各不相同。

“人性就是一个神经元?”骆有成觉得常院长在忽悠自己。

“当然不是,人性是无形无色的,我把它们具形成神经元,并为它们着上不同的颜色,只是为了方便搜索查找。”

桌面上的长方体就像饮料厂流水线上的瓶瓶罐罐一样,排着队,开始转动。盯得久了,很容易让人昏昏欲睡。骆有成打起精神,这一次,他可不敢让常院长再把自己催眠了。

长方体“流水线”突然停了下来,常院长用手指点了其中一个。这个长方体飞了起来,悬停在空中。里面封装的“神经元”是紫黑色的。

“它的主人你应该很熟悉,你的前任278号,自大、虚荣、无知、愚蠢,却好为人师。但又不能否认,他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

常院长在解说的的时候,长方体上也频闪着278号的影像。

随后,常院长又展示几条核心**。恨不得天下人都倒霉的**属于一个温婉可人的女子。对亲情极端渴望的**来自于一个大家庭的家长,但他亲自将五个子女从身边赶走。一位画家的核心**是烧毁世上所有的名画。

“这些都是比较极端的个例,也有不少人表里如一。”常院长总结陈词,“但不能否认,人性十分复杂,即便是核心**,也不是单一元素构成的。所以,我需要更多的样本。”

“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这里你已经收集了上千条人性,还不够吗?”

“远远不够,完美的灵魂,需要庞大的样本库支撑。你不希望我们的亿万子民都是从一条生产线上下来的机器人吧?”

骆有成点点头说:“我赞同。”

“我还有一个庞大的记忆库。”常友林又敲了敲桌子,长方体的“流水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蛋壳型建筑,周围是密密麻麻的三维码墓碑。“你的两个同伴不是一直想扫这些三维码吗?还劳神费力地让死人在打洞。不用这么麻烦的,我可以放他们进去,和你共享这个记忆库。”

防护壳上出现了一道门,门缓缓打开,门洞间有光波流转。绿洞水深近百米,有将近十个标准大气压,但湖水却没有倒灌进来,可见这层光膜有多坚韧。

骆有成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贺洪漳和汪泽俊不要进这扇门。但事与愿违,光膜里探出一个脑袋,是水鬼王贺洪漳。他四下看了看,很快钻了进来。汪泽俊紧随其后。一名鬼侍立在门口,前胸在门内,后背在门外。水鬼王担心后路被断,专门叫来一个鬼侍看门。

两人进入墓园后,立刻分头扫描三维码墓碑。

常院长挥挥手,桌面上的影像消失。他对骆有成笑了笑,说:“我已经表达了我的诚意,现在轮到你了。”

骆有成装傻道:“我回去后立即筹备,一个月后逐步清理各个势力。我会尽可能减少俘虏的伤亡,让你抽取他们的记忆。”

常院长手指不停地击打着桌面:“你是想和我签订君子协定吗?但我从来不是君子。”

骆有成反问:“常院长是想面对面签一个电子协议?”

“我们玩意识的,哪需要这么麻烦,我们在意识里就可以完成协定。”

“我需要怎么做?”

“你只需要敞开心门,我帮你再加一把锁。”

“哈哈哈。”骆有成大笑,“常院长,你玩笑开大了。”

一直以笑面虎示人的常院长,此时脸上哪里还有笑意,“我很认真。”

骆有成面色冷峻,他沉声道:“你要把我变成你的奴隶?”

托尼哥同骆有成絮叨时,曾经提到过心门枷锁,是赤蝠用来控制部属的一种独特精神烙印,部属的生死,全在他一念之间。

常院长说:“说奴隶,那就太伤感情了,它仅仅是上下级相互取信的要素。”

“我们只是生意伙伴,不是上下级。说到取信,也是相互的。我在你精神世界建一个意识囚笼可好?”

常院长叹气道:“我和你说了这么多,难道我的真诚没有打动你吗?你真的因为纠结一把锁,而不愿意完成这份意识协定?”

骆有成说:“如果我来为你上锁,我是愿意的。”

常友林冷笑一声:“事到如今,已经由不得你了。你若是配合,自然皆大欢喜。反之,正好试试我为你量身定制的囚笼合不合身。”

“我把我诓进来,就是打算囚禁我?”

“难道是为了让你带着两个灵魂轻轻松松离开?我敢向你透露这么多秘密,自然是有把握的。不做我的人,就做我的囚。”

“这么说,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我希望你再考虑考虑。”常院长站起身,在会议桌那头来回踱步。“你至情至性,这点我非常欣赏。所以,当你看到他们的境况,我想知道你会做出什么选择。”

会议桌上同时出现两个影像。一个在墓园,防护壳上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关上了。鬼侍刚刚从地上爬起来,茫然地环顾四周。正在扫码的贺洪漳和汪泽俊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向鬼侍的方向跑去。另一个影像是井口,井沿裂成六块,向中间闭拢。和骆有成同来的四人以及他的肉身,被分别关在防护壳和深坑内。

“你肯定不想他们死,对吧?”

骆有成是不可能让常院长把控生死的,一旦种下心门枷锁,那就身不由己了。不要说救不回衡思梁和江杰林的灵魂,连二姐他们四个人,都有可能面临被抽取灵魂的危险。

“我已经答应了合作,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小伙子,我活了四千多岁,不是四岁。是你至始至终把我想成一个弱智,这能怪谁?”常院长嘿嘿干笑两声,“你进入我的精神世界,就没有想过这个结果?我只能说你太天真了。以你的天赋,不能为我所用,必然成为我的大敌。”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弱智,我只是没想到你的无耻没有下限。”

“嗯,你的评价很中肯。”常院长说,“那么你的选择呢?我可以保证,只要给你上了心门枷锁,立刻放他们离开。”

“你的保证就是一个屁。”

“你不相信我没关系,我会给你时间思考。”

骆有成所在的房间发生了变化,会议桌消失了,墙洞也没了。四面墙向中间挤压,并变得透明。很快变成了与囚禁衡思梁、江杰林相同的囚笼。而他的四周,充斥着无数这样的囚笼。这里就是灵魂集中营。

常院长贴心地在骆有成的囚笼前投影了两幅影像。影像里,贺洪漳和汪泽俊正在拼命拍打防护壳。地洞内,刀行把骆有成的肉身绑在背上,与江小瑜背对背,刀剑出鞘,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常院长走到囚笼前,笑眯眯地问骆有成。

骆有成问道:“贺老鬼一向为人谨慎,他怎么会主动走进蛋壳里?”

常院长说:“是你叫他们进去的啊。”

他打了个响指,骆有成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进来吧,我已经和常院长达成协议,他同意共享记忆库。

骆有成骂道:“骗子。”

常院长说:“他们不进去,我还不敢跟你翻脸,常友林可不会武功。”

“你不怕打起来把你的记忆库弄坏了?”

“没事,我还有备份。”常院长嘿嘿笑道,“你说我是饿死他们好呢?还是累死他们呢?”

不等骆有成回答,他自顾自地说:“还是让他们活动一下筋骨吧,这里好久没热闹过了,打架饿得快一点。”

地洞里,距离升降梯不远的一块岩壁上,开了一道门。蛋形建筑的下方,也开启了许多小门。多得让人头皮发麻的怪物从门里爬出来。它们都长着蜘蛛腿,却有着螃蟹的坚硬外壳。个头大的体长有半米,小的也三十公分。装配的武器花样繁多,大鳌,螳螂臂,尖刺居多,少数品种还有翅膀。

常友林饶有兴致地向骆有成介绍道:“它们和小鹅一样,都喜欢拿灵魂作小点心。小鹅的手段是灵魂攻击,你们的防护太严实。所以我只能派这些战士和你的伙伴玩玩。”

在骆有成五人陷入危局的时候,“大墟国”那边动静也闹大了。末始皇发威了,示威群众正四散奔逃。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